黄浩云:理想为因,实行为果

——访维通利电气集团董事长黄浩云

倪胜奇 金珏男

个人简介:黄浩云,西南财经大学1984级工业经济系研究生,北京北元电器有限公司、维通利电气集团董事长。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四川财经学院图书馆的一角,黄浩云捧着略略泛黄的鲁迅的书,在摇曳的灯光下斟词酌句。夜幕慢慢笼罩了校园,人声渐稀,夜孤独地流淌着,这青年心中却燃烧着那个时代少有的激情与梦想。

书生意气

1975年,15岁的黄浩云刚高中毕业,就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成为了一名知青,想着“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干一辈子革命”。农村的生活异常艰辛,在那里,黄浩云当过林业工人,开过拖拉机,17岁时还因为修理推土机弄掉了一根手指,结果没拿到一分钱补贴,休息了一周就又投身到劳动当中去了。

除了与广阔的农村打交道,黄浩云渐渐对阅读产生了兴趣。“那时知青点上没有什么书可读,只有毛主席和鲁迅的书,我把鲁迅的书拿来反复读。当时,除了他的译作没读过外,所有他自己写的文集,包括他的书信、日记我都读过不止一遍。”在那段承载着无数青年青春与苦难的岁月里,黄浩云的书生意气日渐酝酿于胸。

命运仿如一片树叶,无论反抗与否,它都将在时代的浩荡洪流中被洗濯与陶造。1977年,高考得以恢复。1978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拉开帷幕,中国终于迎来了顾准所祈盼的神武景气。凭借着过人的才智,黄浩云考入了当时的一所重点大学——西北轻工业学院,学习机械工程。毕业后,虽然被分配到了待遇很好的工作单位,但黄浩云却觉得那不是他的归宿。书生气质使然,黄浩云想到了考哲学研究生,但黑格尔们的晦涩让他望而生畏。于是他又琢磨着想考跟鲁迅相关的文学专业,但没经过古文方面的专业训练,希望渺茫。黄浩云笑称自己“爱好广泛,心得全无,有诗人的情怀,但是没有诗人的才气”。思前想后之时,他无意中看到了中国青年报上四川财经学院工业经济系招硕士研究生的招生广告,才打定主意考财大。准备了四个多月后,他以“笔试第二,口试第一”的成绩如愿考进了财大。

来到成都后,黄浩云过上了理想的大学生活。他在写给父亲的第一封信中,形容这里“佳肴遍地,美女如云”。“这是我人生中最快乐、最有收获的三年。文科相对工科来说,学习的难度没有那么大,我有充足的时间来阅读与实践。”黄浩云扑进书籍中,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历史、经济、政治、哲学、传记……黄浩云一排一排地“扫荡”着图书馆。在校期间,黄浩云写下了近50万字读书笔记、生活日记,一个敏锐与智慧的灵魂也因阅读和思考而茁壮。

抉择时刻

1989年,知识分子中间涌现了出国风潮,黄浩云利用业余时间准备托福和GRE,打算出国读博。92年,黄浩云收到了三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他当时穷得连路费都出不起。他便写信给大学:“你们不给我奖学金,我就去不了,这是其一。而我,是值得你们给予奖学金的学生,这是其二。”

此时,在祖国的南方,一位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力排众议,唤来了改革的春风,也呼唤着黄浩云心中萌动的种子。

从那时候开始,“下海”一词一夜之间成为时髦,与BP机的嘀嘀声一同不绝于耳。初到北京的潘石屹正向任志强讨教着房地产知识;俞敏洪好不容易靠关系搞到了一张开办私人学校的许可证;马云的海博翻译社入不敷出,不得不背着麻袋去义乌进货卖鲜花。当时的黄浩云已是中国建设银行总行办公室研究处的负责人,经常参与领导讲话稿的起草,接触过朱镕基、汪道涵等大人物,每次到各地考察都有奔驰车接送,生活琐事都有人安排。不出意外的话,他将在这个国民经济最核心的命脉中成就一番大业。

意外却再一次降临了,黄浩云收到了西弗吉尼亚大学的全额奖学金,14500美元一年的奖学金对于当时月工资只有200元的他来说是个巨大的诱惑,也是又一次抉择时刻。

“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影响了一代人,虽然我并不担心温饱问题,但仍觉心动,想去尝试一下能做些什么。”在日记中,黄浩云这样写道,“我知道,我是离开了一艘真正的航空母舰,离开了一个水手的位置,纵身投入浩瀚的商海,做了一个小舢板上的舵手。”

就像顾城所说的:“我失去了一只臂膀/就睁开了一只眼睛。”

无路之路

抱着无知者无畏的勇气,黄浩云辞去在建行的工作,开始寻找商机。“房地产已经存在泡沫,股票也不那么靠谱,我想我大学读工科,可以去开厂生产产品。”花了大半年时间,黄浩云总算找到一个产品——一个替代进口电器开关里面的小部件。最初的创业从一个破旧的地下室开始,三个满腔热血的年轻人,借50万买了台设备,自己研究工艺、技术。一开始企业连续地亏损,黄浩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到处借钱。在生死线上挣扎了三年之后,公司终于扭亏为盈。如今,北元电器已成为拥有一千多名员工、客户遍及欧美、年销售额逾8亿的行业领军企业。“在任何一个领域都至少需要呆十年,一定要这么长的时间去经历、去犯错、去交学费,才会有最后的成果。”回顾过往种种,黄浩云说,“面对这么多困难,是内心的东西让我坚持下来,而阅读则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形成了这样的人格。在阅读过程中,我受到很多榜样人物的激励,想想曾国藩、曼德拉遇到的困难,我遇到的困难比他们小多了,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坚持?”

黄浩云在公司的会议室挂了一幅书法作品:“最初所拥有的,只是梦想和一点点毫无根据的自信而已,但是,所有的一切,就从这里出发。”多年下来,黄浩云对这句话又有了更深的体会:“我们最初是没有根据的自信,但当你不断做成事情,自信就会日益充盈,没有根据就有了根据。”

曾有人评价90年代崛起的企业家:“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现实的困难是前进的障碍,除非自己放弃。在他们高傲的骨子里,永远不会甘心只做一个商人,而是做一个有精神、有格局的企业家,并深深希望后来者将之传承。”深受着这个时代洗礼的黄浩云同样有着这样的抱负:“在创业过程中,我的个人体会是人生原本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们努力去做事情,就是在寻求意义,赋予意义。就像路德说的,每个人都可以以他自己的方式接近神。我是在以自己的方式接近‘神’。寻求人生的意义是我创业的最终目的。”

铮骨柔情

黄浩云的实干精神不仅仅在于创造财富,更在于使用自己的财富去改变社会。2001年,从出资建立一所希望小学开始,黄浩云陆续设立了“阳光奖学金”、“维通利奖学金”、以他父亲名字命名的“一俊奖学金”、以他大学导师名字命名的“宝瑛奖学金”,累计捐助额度已超过一千万。

“如果不是1977年邓小平恢复高考,让我从知青点上考到大学,我不知道现在我飘落何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教育改变了我的命运,教育也一定能改变别人的命运。”来自湖南省一个贫困县的黄浩云,靠自己的执着追逐着梦想,又身体力行着“经世济民”的担当。

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黄浩云还计划在他的家乡里,给每一个中心小学建一个音乐教室。“在我喜欢音乐的少年时代,没有人教我音乐,我连简谱都不会。尽管现在学校的条件比我小时候的好很多,但是音乐教育在中国的基础教育里面,特别是在乡村的小学里面,仍然是不够的。”每每听到校园里回荡起孩子们灿烂的歌声,黄浩云都觉得特别开心。

“同时,这也是我自己寻求人生意义的一个路径和动作,千万不要拔高这样的事情。”黄浩云笑道,“男生都是哲学家,他们总是在思考和寻求人生的意义。”

“凡事以理想为因,实行为果。”——当黄浩云读到鲁迅书中这句话时,内心涌动着不可名状的暖流。书已然泛黄,夜依旧流淌,这青年却毅然选择去叩问自己的内心,去不计利害地前行。

渊博雅正,肝胆赤诚,昭示出的乃是黑暗中的光亮,寒夜里的暖意。燃灯者,在问道者心中长存。

(责任编辑:杨胜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